? 第185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-渔港春夜 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

渔港春夜

第185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

棺材里的笑声2016-7-24 17:13:45Ctrl+D 收藏本站

  除了祠堂外,家家户户都有供奉牌位,而此项祭祀对于五挂村来说,是非常隆重的事情,所以饭后没多久,陈强就带着他老婆回去祭拜张文的外公。

????   现在陈强是他家里唯一的男丁,照这边的说法,只有一个闺女就算是断香火,所以他应该回去请罪,虽然名目不同,不过身为长子,这样的事自然落在他头上。

????   何秀芸和陈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便待在张家,虽然秀秀怀孕了,但照规矩,她还没过门,依然得回去祭拜祖先。

????   有时候,传统的封建社会还真让人无奈,但陈桂香没说什么,张文当然不敢开口,赶紧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东西给陈强,也算是对岳父大人的孝敬。

????   坐了一会儿,小秋挺着肚子已经想睡觉,就算小姑娘乖巧的待在一旁没说什么,但谁都知道时间差不多,而家建毕竟是他家的长子,祭祖的事情肯定是由他负责,而敏敏还没过门,所以陈晓萍这一家也得回去过年,于是他们也提了大包小包回去,而且小秋有孕在身,也需要更多营养。

????   把陈晓萍一家送到门口后,张文将东西全塞到那辆桑塔纳上,将钥匙丢给家建,笑呵呵地说道:“好了,建哥,这车以后你就拿去开好了。”

????   “你还真发财了!”

????   家建耸了耸肩,也没拒绝张文,毕竟他怎么说也是张文的大舅子,虽然这段时间靠承包各间学校的食堂,赚了不少钱,但他还没奢侈到可以买辆车来代步的地步。

????   在门口打了一会儿屁,临走时张少琳跑了出来,拿着几条烟塞进陈强那辆老旧的面包车内,笑呵呵地说道:“舅舅,我妈说这几条烟你拿回去抽。”

????   “嗯嗯,好!”

????   陈强乐得呵呵大笑,毕竟有如铁公鸡的陈桂香居然有拔毛的时候。他心里当然明白这都是因为秀秀肚子里的孩子,想想他都要当外公了,心情真乐呀!

????   送走他们后,这才开始张家的祭祀,空荡荡的顶楼上有个大厅用来摆放祖宗牌位,虽然这让很多人不理解,但在这封建的地方,祭祖永远是最神圣也最庄重的仪式,所以在祭祀前,大家都跑去换洗,穿上干净的新衣服,整理好仪容后才开始。

????   祭祀的过程其实不复杂,无非就是祈福、祈求祖宗保佑之类的,而张文是长孙,因此便由他带领一群女人祭拜,即使陈桂香是长辈,但在这封建的地方,她的地位并不高,几乎和两个女儿差不多。

????   除了张文母子四人外,张曼莹、喜儿和林巧玉都站在一旁看。

????   喜儿从小就没爹娘,还被亲戚们赶出来,身世可怜的她看起来有点忧伤,或许是记起小时候也曾参加过这样的祭祀,心情有点低落。

????   小萝莉的智商恢复得让人惊喜不已,现在不仅已经学完小学的课程,而且成绩还很好,虽然她懂得多了,但她依旧乖巧而可人,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。

????   张曼莹的情况就不用说了,她父亲的兄弟多,堂兄弟也不少,即使处在重男轻女的环境,还是倍受宠爱,但只要碰上这种事情也只能靠边站,更何况她父母都不在,家里又不缺男丁,再加上她父母刚走时,受尽那些人的冷眼,也尝到冷漠,所以她连回去的想法都没有。

????   林巧玉的表情也没有比喜儿和张曼莹好到哪里,被婆家赶出来,又被娘家排挤,张家自然就是这个年夜唯一的去处。而看了看那两个略显失落的女孩子,她自然明白她们的内心都有同样的酸楚,也同样在这个大家庭得到无比珍贵的感情,但这个时候,她的存在却显得尴尬,毕竟再怎么说,她并不是这个家庭的人。

????   “曼莹,一起来拜吧。”

????   陈桂香看出她们的心思,迟疑了一会儿,朝张曼莹招了招手,说道:“反正迟早你要进我们家的门,先拜祖宗,让祖宗高兴一下。”

????   “这,好吗?”

????   张曼莹顿时又羞又喜,但知道这边规矩多、忌讳多,她根本没有过门,怎样都有点牵强。

????   “当然可以!”

????   陈桂香不由分说地将张曼莹拉过来,温柔笑道:“现在叫阿姨,祖宗拜完就得叫妈了!明年就生个大胖小子,好不好?”

????   “嗯……”

????   张曼莹的小脸顿时像火烧般红了起来,不过扭捏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,跟着张家人一起跪下来。

????   “你们也过来。”

????   张文呵呵一笑,明显看到喜儿和林巧玉脸上的羡慕,但也察觉到陈桂香心里一点点的不愿意,却无视她瞪来的眼神,朝喜儿和林巧玉笑道:“呆站着干什么?一起拜祖宗呀!”

????   “爹爹……”

????   喜儿犹豫着,有点害怕地看着陈桂香。

????   “这不太好吧……”

????   林巧玉比喜儿还忐忑,毕竟怎么说她是寡妇,而且还带着孩子,村里又传她有克夫命,所以她清楚陈桂香即使对她再好,但多少还是有一点排斥。

????   陈桂香当然不太愿意,毕竟对林巧玉再好,但这种事传出去,容易惹人间话D倒不是说她贪富嫌贫,只是这种乡下地方,最怕的就是别人的流言蜚语,谁都喜欢在人前挺直腰杆做人,谁都害怕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,自然她也希望张文和她们保持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,而不是公开这种关系。

????   “没事的。”

????   张文笑了笑,明显察觉到陈桂香的不悦,马上跑到林巧玉的身前逗着可爱的宝宝,一脸温和的说道:“这是我的干女儿,说不定以后还会和我姓,有什么不好的!”

????   “再说……”

????   张文拉着喜儿的手,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喜儿一直喊我爹,照理说她也是我的干女儿,而且她早就是我的人,进门只是迟早的事,所以她也是我们张家的人,相信祖宗也一直看着。”

????   “妈,算了吧!”

????   小丹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小心翼翼地拉了拉陈桂香的衣袖,有些忐忑地说道:“哥说的也有道理,应该没事的。”

????   “是呀,妈。”

????   张少琳心里一颤,也小心翼翼地劝道:“小文说的确实没错,反正事情都这样了,我们总不能对祖宗撒谎吧?”

????   “就这么说定了!”

????   张文见陈桂香迟疑和动摇,马上带着喜儿和林巧玉走到牌位前,拉着不安的她们跪下来。

????   这下陈桂香没办法了,面对两个女儿的劝慰,其实她的心早就软了,虽然嘴巴比较硬,但她还是很善良。

????   看着喜儿娇羞的喜悦,以及林巧玉看着张文时那种痴迷的眼神,陈桂香无奈的叹息一声,还是有点开心的说道:“好了,小文,该怎么样就由你做主。妈以前说过了,你是家里主事的男人,妈也应该听你的,是我想太多了!”

????   “谢谢奶奶!”

????   喜儿马上开心的笑了笑,很顽皮地拉着张文的袖子晃了几下。

????   “妈,谢谢你!”

????   张文也有点感动。

????   “好了,告诉祖宗,以后你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了!”

????   陈桂香温柔的笑了笑,看着大家喜笑颜开的样子,用略带玩笑的口吻说:“毕竟以前日子苦惯了,有的时候毛病还是没改过来。眼下小文都回来了,我也用不着操那么多心,我只盼望你们和和气气,日子越过越好,然后妈就等着抱孙子了。”

????   “嗯,肯定会的!”

????   张文点了点头,见女孩们无不喜出望外,这才笑着催促道:“好了、好了!我们赶紧祭拜祖宗吧!日子过得好也是承蒙祖宗庇佑,以后你们都是张家人,得诚心一点哦!”

????   “嗯!”

????   女孩们如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,张少琳和小丹也跟着应了一声,随后张少琳脸一红,难得羞涩地低下头,手很自然的摸着已经鼓起来的肚子,小丹则笑得有些顽皮,还朝张文使劲地挤眉弄眼,似乎是在说她了解张文的话里有话。

????   和谐美满的家庭呀!张文很感激陈桂香对于他的宠溺和纵容。

????   从小就在这封建地方长大的陈桂香,一直秉持着传统女性的坚强和温柔,即使有的想法在她的脑海中,甚至是灵魂深处都根深蒂固,但在浓烈的母爱面前却被一点一点瓦解,即使有时候她脾气不好,即使有时候她对张文的荒唐而无奈叹息,但最后还是用母爱包容这一切,这对张文来说,是任何东西都取代不了的温暖。

????   等到供品上完后,张文一行人到楼下的大院开始烧纸钱。

????   这时,村里每一户人家都冒着火光,虽然没有讲要一起祭祖,但却十分有默契的一致。

????   往年,张家在祭祖时烧个十块、八块的纸钱和元宝就差不多了,但这次的纸钱和元宝却多的像小山,烧得火光都冲天了,整栋别墅都被火光照亮,也把一群人热得满头大汗。

????   在十一点多时,五挂村依旧热闹非凡。野了一天的孩子们难得没有大人管教,个个在乡里的小道上来回乱跑,皆满心欢喜地期待着新年的到来。

????   五挂村的夜晚,灯火如同白昼般明亮。

????

????

???? 第二章午夜的浪漫

????   在这个年夜,最浪漫的事莫过于期待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。

????   若是在以前,张文不相信这个穷得要命的地方居然也会做这种事,不过很多事情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浪漫,虽然有些普通的事情发生在合适的时间,也会让人觉得很梦幻。

????   坐落于半山腰上的张家祠堂有一口一百多年的大钟,据说是清朝年间一位富甲一方的张家子弟所捐献。这在当时可是轰动一方的大事,虽然他的姓名早已经被人淡忘,但那口老钟还是安置在张家祠堂,似乎早是这里的一员,在此度过百年的岁月。

????   原本敲响大钟是有涵义的,几乎是每天早上鸡鸣时,就会由住在祠堂的老人们敲一次,用来提醒人们新的一天开始。

????   耕作、渔猎,每天的开始似乎是从这钟声开始,当人们醒来时,更习惯古朴的老钟敲开新一天的序章。

????   而在特别的日子,例如立春、清明或者中秋,就会敲响老钟,提醒大家今天是特别的节日,或提醒该是春种秋收的日子,或提醒该提前准备过年的东西。这口老钟伴随这一带百年的岁月,也经历时间的流逝,早已经是张家人记忆中最恒久的存在。

????   时至今日,老钟经不起岁月的摧残而变得脆弱,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人们记忆中每天早上的钟声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每年的年夜才会被敲响一次,告诉人们新的一年又开始。

????   虽然随着岁月的变化,有些事情会在你不知不觉间烟消云散,但同样的美好却又以另一种方式存在,而过年的这一声钟声已经成为五挂村一带最充满乐趣的时刻。

????   张家大宅内,祭过祖后,在张文的提议下,大家全都来到顶楼,在四楼的阳台上一边品茶吃点心,一边看着村子那热闹的人群。

????   好几次小丹都哀求说,想带喜儿出去玩,不过张文不答应,毕竟都快十二点了,实在太晚了。

????   陈桂香平时倒不管这种事,不过想了想,认为现在出去确实不安全,也支持s张文的意见,让两个小萝莉在一边发起脾气。

????   村里几乎没有高一点的建筑物,这一带又都是坡地或是平地,四层小楼就可以俯视风景,不仅能看到村里热闹的景象,更能欣赏到远处海滩的情景,只见那一波接一波的海浪拍打着沙滩,沙沙的声音伴随着那清新又略显腥味的海风扑面而至,那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潮湿,让人顿时感觉到冬天时海边的寒意。

????   “哥,有点冷。”

????   小丹在一旁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裹紧身上的棉衣。

????   “嗯,文叔。”

????   张曼莹也在一旁小声说道:“确实有点冷,要不我们回屋里吧?”

????   张文仔细一看,发现其他女人似乎也感到寒冷,即使陈桂香没说什么,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????   张文顿时有点心疼,但还是摇了摇头,温柔说道:“再等等好吗?等大年的钟声响起,我们再回屋吧!”

????   “嗯。”

????   女人们面对张文那充满磁性的声音,没办法拒绝张文的要求,虽然有点寒意,但没有人拒绝,即使是林巧玉也把宝宝安抚睡着后跑上来,虽然大家不知道张文到底为什么要等这钟声,但还是乖巧的没有多问。

????   张文悄悄的打了两通电话后,就把还在收拾东西的何秀芸也带到阳台上。就在众女大惑不解时,突然一声古朴的钟声响起来,“咚!”

????   的一声巨响,透彻又充满无比浑厚的力量,声音瞬间压过所有的鞭炮声,传遍热闹的小村,洪亮却一点都不刺耳,让人感觉到一种十分沧桑的祥和。

????   敲响的钟声仿佛是天籁之音,传遍这片它守侯多年的土地、每家每户的窗户、郁郁葱葱的树林、大街小巷,飘扬在这片安静的土地上,告诉着这里的每一个人,新的一年已经到来。

????   “来了!”

????   张文听着那古朴而沧桑的钟声,一看时间到了,马上站起身指着正前方的海滩,赶紧拿起手机,打电话给敏敏和秀秀。

????   “什么呀?”

????   小丹顿时有些莫名其妙,其他女人也是丈二金刚,摸不着头脑,不由得顺着张文的手看过去,眼前突然出现的景象立刻让她们惊喜不已。

????   原本笼罩在黑暗中的海滩,即使有月光的照耀依旧模糊不清,这时却突然出现如白昼般惊艳的明亮,钟声还在耳边久久未能散去,海滩上却突然传出连绵不绝的“砰!砰!”

????   声响,一道道如光柱闪电般的射向夜空,爆发出美丽得让人窒息的明亮。

????   “烟火呀!”

????   小丹顿时跳起来,拉着手舞足蹈的喜儿跑到最前面,痴迷地看着那漂亮的烟火。

????   一个个烟火在夜空中绚烂绽放着,各式各样的图案描画着如童话般的美丽,感觉唯美梦幻,十分迷人。

????   众女不由得看得有些痴醉,一个接一个的烟火不停放着,在海滩的上空几乎成为一个如童话般的王国,而从小生活在乡村的她们,哪有看过如此美丽的景象?

????   而且即使是有,那也只是在电视上,而不是亲眼所见。

????   “表哥,看到了!”

????   电话那头的敏敏欢呼道,陈晓萍也在一旁笑得无比幸福。

????   “哇,好漂亮呀!”

????   秀秀难得高兴得欢呼出声,这温顺如水的小姑娘在这一刻控制不住喜悦,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快乐,快乐得就像鸟儿在歌唱,让人心旷神怡。

????   “继续看下去,会很美的!”

????   张文的声音充满温情,一开始就已经嘱咐秀秀和敏敏回去后,要找个靠近沙滩的高处观看。听这两个表妹的声音同样惊喜愉悦,而且身边的女人们面露陶醉,看来他的这番心思总算没有白费,能在这个温馨的年夜给她们最大的惊喜。

????   连续的烟火盛宴,几乎可以媲美所谓的盛典。夜空的美丽不仅分享给五挂村的乡亲,就连其他地方的人也赶过来看热闹,不过放烟火的地点是张文私人的沙滩,有虎子把守,他们进不去,但能在这偏僻的地方欣赏到这样美丽的烟火,也不失为一大乐事。

????   过了半个多小时,轰鸣的声音、绚烂夺目的烟火,几乎让五挂村沸腾起来,小孩子们兴奋得跳着、喊着,但烟火总有结束的时候,再美也只是一闪而过的绚烂,当烟火慢慢黯淡时,夜空恢复安静,即使有些人还恋恋不舍,但光是那美丽的景象就够让人沉醉在其中,过多的奢侈反而会变得不太美好。

????   安静了一会儿,突然一个黝黑而巨大的架子悄悄架起来,上面缠绕着一根根的钢丝,长度还超过五公尺,而在失去烟火的明亮后,根本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,毕竟海滩那边漆黑一片,有些人早就心满意足地回家,但有些人却发现到这情况,便想留下来看一下,期待还有什么样的好戏要上演。

????   超过五公尺高的铁架比起一般的房屋还高许多,虽然是悄悄在进行,但没多久还是引起不少人注意,更别提位在视线极佳的张家阳台上的张家人。

????   小丹看到虎子带着一群人忙着固定住铁架,马上转过头,期待地问道:“哥,接下来你又要玩什么呀?”

????   “丹丹、喜儿,过来。”

????   张文温柔的笑了笑,并没有说话,而是、深情款款的看着早已经陶醉不已的女人们,向她们招了招手,示意她们靠拢过来。

????   女人多了,有时张文真的很希望自己是八臂金刚或者三头六臂的哪吒,不然还真有点照顾不过这些女人。

????   张文的左手搂着张曼莹,手掌摸着喜儿的小脑袋;右手搂着张少琳,手掌放在小丹的小脑袋上,心想:妈的,不多长几只手还真不行啊!

????   幸亏何秀芸生性腼腆,不太习惯在人前亲密,而林巧玉也抱持一样的想法,两个少妇站在一起,除了羡慕张少琳等人外,也没说什么。

????   张文见状松了一口气,给了何秀芸和林巧玉一个歉意的眼神后,吻了张曼莹才含情脉脉地说道:“好了,千万别眨眼一双双明亮的眼眸闪着柔情望向海滩。

????   虽然看起来还一片黑暗,不过有几道人影正拿着火把在架子下走来走去,但隔得有点远看不太清楚,突然所有人拿着火把全靠向铁架的方向,倏地大火熊熊燃烧起来,瞬间照亮海滩,明亮得让人觉得有些刺目。”啊,表哥,我爱你……“电话那头顿时传来敏敏惊喜到几乎疯狂的声音,听起来已经兴奋得有点失去理智。”啊,表哥……“秀秀的声音有点发颤,没一会儿就能感觉到她开始哽咽,甚至伴随着低低的哭泣声。

????   海滩上那超过五公尺高,十公尺长的铁架上绑上浸泡汽油的燃料,在点燃的瞬间,火光宛如长龙入海般快速奔腾着,待火焰笼罩着整个铁架时,众女才回过神来,看清那巨大火焰组成的三个最让她们心动的大字:我爱你!

????   和张少琳的小脸后,看向沙滩的方向,睛呀!”

????   “嗯!”

????   众女人都期待地点着头,海滩上,只见架子已经被固定好,这简单的三个字,惊喜的方式,身边温暖的怀抱,掌心那让人迷恋的温度,这一切的一切是多么梦幻而唯美,谁都想不到张文会在这个新年夜,用这么浪漫的方式向她们表白。即使平日张文色胆包天,但性格沉稳而安静,很少有这种浪漫的举动,因此偶尔的小惊喜也会让她们兴奋不已,更别说是这样的大场面。

????   “小文……”

????   张少琳明白张文为什么要当着陈桂香的面搂着她,当那三个字清晰出现在眼前,深刻烙印在她的灵魂上,令她瞬间崩溃,一种幸福的滋味让她明白她所受的委屈并不算什么,而且这种委屈反而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爱的表达。

????   众女的眼眶都湿润了,当张曼莹第一个泪如雨下时,其他女孩子也控制不住地感动落泪,连站在一旁的林巧玉和何秀芸都眼眶湿润,看着那无比深情的一幕,擦拭着不想被别人看到的泪水,但眼泪依旧不受控制地流下,因为在这一刻,她们内心的感动和这些女孩子一样,幸福的滋味弥漫在彼此的心里,虽然滋味不同,但却一样温暖。

????   女孩们皆哭得梨花带雨,就连活泼好动的小丹都哭惨了,一边哇哇大哭,一边钻到张文的怀里,泪流满面地哽咽道:“哥,好看,真的很好看!”

????   “你们喜欢就好了。”

????   张文费力地搂着众女,吻着她们脸上的泪水,温柔说道:“我们永远是一家人,永远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????   “嗯!”

????   众女皆含着泪点头,喜儿更是哭得楚楚可怜,挽着张文的手臂,将整赖小脑袋都埋到张文怀里,哭道:“爹爹,喜儿以后一定会孝敬您、一定会好好听话……”

????   “嗯,喜儿真乖。”

????   张文吻去喜儿脸上的泪珠,并抱着众女,任由她们感动得哭泣着。

????   张文回头看着何秀芸和林巧玉不停擦着脸上的泪水,给了她们一个温柔的微笑,这时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,彼此的眼神已经足够传递情愫,这种方式反而更加美好、更加温馨。

????   沙滩上的火光依旧持续燃烧,不过考虑到夜晚比较寒冷,而且海风相当大,犹豫了一会儿,张文还是连哄带骗地把一群被感动坏的女孩们哄回屋内,和她们在沙发上卿卿我我好一阵子后,才一一送她们回房间,只是不知道今晚这么美好,她们会不会感动得睡不着?

????   女孩们向张文道了声晚安,就乖乖睡着了,即使内心依旧澎湃,而何秀芸一向早睡早起,熬到现在对她来说已经是极限,何况看着她哈欠连天,张文也很心疼,趁着她去厨房的时候,偷偷和她亲热一下,吻得她气喘吁吁又吃了点豆腐后,才放她回去休息,而林巧玉因为要照顾孩子,早早就回房,张家大院的热闹也算有了个美好的结束。

????   “小文,看不出来你这个孩子还挺有心的。”

????   陈桂香坐在客厅内,洗了脸,换好睡衣后,她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用开玩笑的口吻调侃着张文。

????   “妈,你也在开我玩笑呀!”

????   张文有点不好意思了,坐在陈桂香的旁边,喝了口茶提一下神,悄悄瞥了她一眼,顿时觉得心跳控制不住的加快。

????   只见陈桂香随意披散着长发,在朴素中多了点性感,而她的容貌本就是万中选一的绝色,这时以素颜示人更有着说不出来的诱惑。

????   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,以前陈桂香有点消瘦、有点憔悴,但现在看起来却无比美艳,不仅皮肤白晰许多,还充满水润,就连举止都和以前唯唯诺诺的村妇模样大不相同,让人有种错觉,眼前是一个高贵而典雅的少妇。

????   张文觉得似乎有一种淡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