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155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-渔港春夜 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

渔港春夜

第155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

棺材里的笑声2016-7-24 16:53:2Ctrl+D 收藏本站

  百密一疏呀!张文顿时无语了。原本以为事情安排得很周密,也成功地瞒过家里的女人,但李欣然这女人也太精了吧!居然直接跑去问救护车的司机,估计当时苏蕊也不好意思交代什么,原来这就是李欣然会发现的原因啊!

????   张文正头疼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时,李欣然的电话突然响起来。

????   优美的钢琴旋律轻柔而动听,只是这时的气氛不对,顿时把两人吓了一跳。

????   “蕊姐打的!”

????   李欣然把手机拿出来,看了看后,示意张文先别出声。

????   “喂,蕊姐呀,你这个大领导忙完了呀?”

????   李欣然清了清嗓子,恢复往日那活泼得吓人的语气,不得不佩服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,刚才还显得郁闷,此时一说话根本听不出来,厉害呀!

????   “嗯,在这,你过来吧!”

????   聊了几句后,李欣然把电话挂了,回过头看着若有所思的张文,没好气地说:“得了吧你,把那张死人脸给我收回去!蕊姐说要买宵夜过来,刚才的事我可没问过她,你的嘴也给我闭紧点别乱说,免得一会儿大家都尴尬。”

????   “好!”

????   张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毕竟被人抓奸挺难堪的,虽然从李欣然的态度来看,她倒没恼火,但心里就是觉得别扭。

????   “你这个色胚!”

????   李欣然看出张文的忐忑,也就没把这事往深里追究,而是开始询问酒店的开支情况,还有人员是否充足的问题,把话题往生意上转。

????   度假村开业后,除了广告打得好外,又刚好正值夏天,因此有不少游客到来,大多都是附近几个市的人和朋友来这里度假,一开始这儿优惠、那儿会员的,其实有赔钱,但客源也在慢慢地增加。

????   今年李欣然是准备赔钱赚客源,真正要见到盈利,估计得等明年吧!

????   加油站那边虽然日进斗金,但其实没什么可忙,几个小妹、会计、主管和经理就已经管得井井有条,要不是月底有帐本送上来,张文都有些怀疑那是不是自己的生意,因为基本上没有可操心的事。

????   藉着度假村的光,第一批野鸡也算是打开名号,现在在县里的农贸市场开了个贸易口,基本上保持在不赔不赚的情况,只是还得挑选比较好的鸡苗,所以张文不想一开始就卖得太多,现在得头疼鸡蛋的宣传和销路了,但最少也得等这边的生意都稳定下来再说。

????   谈的话题一正经,气氛倒是缓和不少,或许也是因为两人都刻意回避着苏蕊的事,突然就感觉像是平常一样,或打闹嬉戏或互相调侃,这样轻松的氛围倒也不错。

????   半个小时后,酒吧走进一个端庄高贵的女子。

????   看起来苏蕊刚忙完,还穿着上班时才穿的黑色西服,头发简单地扎了个辫子,但反而有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,本就令人惊艳的容颜化了点妆,看起来清雅也动人,服务生们顿时看呆了。

????   “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还没营业!”

????   因为没有见过苏蕊的关系,经理一看赶紧跑上去阻拦。

????   “没事,是我的朋友!”

????   李欣然马上让经理忙酒吧的事,随即小跑步过去,亲热地拉着苏蕊的手,接过她手上的袋子让服务员去装盘,笑眯眯地说:“领导大驾光临,妹子我不胜荣幸呀!想想不以身相许,都对不起您的大恩大德。”

????   “滚蛋,哪有领导给你们送宵夜的!”

????   苏蕊没好气地掐了掐李欣然的小脸,表面上很开心地嬉闹着,不过回过头向张文的一瞥却含着柔和的水光,浓郁的情愫虽然一闪而过,但张文也能清楚感受到。

????   “那倒是、那倒是,小的错了!”

????   李欣然拉着苏蕊一起坐到吧台前,又走到吧台内指着琳琅满目的酒瓶,笑咪咪地说:“那您要喝点什么呀?今天我就客串酒保,亲自为您服务。”

????   “上好的铁观音!”

????   苏蕊先看了一圈,确定没茶后马上逗着李欣然玩,毕竟酒吧里哪来的茶水呀?这也是她们打闹的一种方式。

????   “珐,你什么时候那么有品味了?”

????   李欣然马上和苏蕊闹上,一边闹,一边拿起一大瓶酒“砰”的一声放到吧台上,阴阳怪气地说:“胆子肥了呀!居然敢来调戏姑奶奶,看来今天是想来个鱼死网破,姑奶奶奉陪!”

????   “别砸坏,那很贵呀!”

????   张文故作心疼地喊了一声,虽然这点钱大家都不在意,不过最近老被她们调侃是铁公鸡,当然得适时地做出抠门的模样。

????   于是张文这略带夸张的表情,让嬉闹中的两个尤物都咯咯笑起来,又玩笑几句后,苏蕊这才正了正色,给张文递了个眼色,说:“李欣然同志,有件事我不是太明白,能麻烦你解释一下吗?”

????   “说呗!”

????   李欣然哼着小曲,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。

????   苏蕊冷笑了一声,说:“省里原本不是要派经济计划工作组来吗?为什么我听说新任的组长名字叫李欣然,其他的成员也削减很多?这年头文化知识少就是不好,起个名字都会重复!”

????   “嗯嗯,我也赞同!”

????   李欣然笑了一声,似乎看苏蕊的模样很好玩,笑容让人觉得像小孩子的顽皮。

????   “不是吧!”

????   张文也吃了一惊,确实这段时间没这个什么组的消息,敢情人家早就跑来这里了?不过李欣然倒够有能耐,搞这样的事居然能把苏蕊瞒得死死的。

????   “算了,鄙视你!”

????   苏蕊没好气地白了李欣然一眼,哼了一声,说:“就知道你也喜欢玩,什么经济建设指望你是没门,本来我还想藉这些人的能力多拉点项目来,现在没戏了!”

????   “我们这不就是项目了吗?”

????   这时李欣然嘿嘿笑起来,挺着胸脯,一副土财主的样子,趾高气昂地说:“搞清楚好不好?我也算是你们这儿的财神爷!这段时间我的投资可不少,你少给我有完没完了,姑奶奶没找麻烦已经不错了。”

????   “是、是!”

????   苏蕊没好气地白了李欣然一眼,眼神有点复杂地看了看张文,声音有些低落地问:“这件事咱先不说,那小文的户口名簿和身份证明你全调出来,到底干什么去了?”

????   “我的户口名簿?”

????   张文也傻了眼,心想:这妞到底想干什么?户口名簿似乎还在家躺着,怎么莫名其妙地就被人动了?要是出什么麻烦那就惨了。

????   “哦,这事,你不说我都忘了!”

????   李欣然拍了拍脑袋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从随身的小包包里掏出了文件袋丢过来,有点狡黠地笑道:“蕊姐还真是明察秋毫呀,我干这种鬼祟的事一直都是偷偷摸摸,没想到还是瞒不过您老的法眼。”

????   “这、这是什么?”

????   张文拿起文件袋打开一看,里面的东西确实让人傻眼,除了他的身份证明外,还有护照和国籍证明!他什么时候是阿拉伯一个小国家的合法公民,而且老子也没去申请移民呀!

????   “阿里巴巴,蛋疼,禽兽!”

????   苏蕊懂得阿拉伯文,一字一字地把名字翻译过来一念,不由得冒冷汗。心想:这是什么名字呀?

????   “靠!”

????   张文脾气再好都有意见了,把护照一摔,没好气地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老子是中国人,怎么莫名其妙就移民了?还有这个名字,别告诉我你是无意的,有必要这样整人吗?”

????   “嘿嘿,你好聪明哦!居然看出我是故意的!”

????   李欣然倒是不为所动,妩媚地笑了笑,舔了舔嘴唇,说:“这名字我可是想得很辛苦,想得我好几夜睡不着,人家都为你失眠了,你还不感谢我,我太伤心了。”

????   “少来!”

????   苏蕊有点不满了,看着这名字也起了鸡皮疙瘩,但要偏袒恋人也不能做得太明显,只好找了个别的理由,说:“怎么莫名其妙就换了国籍,你做这事,好歹先和我们说一声吧!”

????   “蕊姐英明!”

????   李欣然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一边玩弄着手指,一边委屈地说:“没办法,我的情况你知道,想移民不太可能,而外商投资一向有好的政策,我这穷人家的孩子也没办法,想来想去也只能出这一招来糊弄你。”

????   “靠,你还穷人家的孩子!”

????   别说苏蕊忍不住,就连张文都爆出粗口,两人桌子一拍,声音那叫一个整齐呀!

????   “好啦,那些政策你看着办,能省一点是一点!”

????   李欣然玩笑似乎开够了,看到张文两人异口同声的样子呆了一下,马上挥了挥手,朝张文说:“小文,你家那破事也是麻烦事,正好这下我也一起帮你解决了。那个小国家的法律是一夫多妻制,双重国籍的婚姻也受到法律的保护,这下可便宜你了。”

????   李欣然的话,让苏蕊心里有点发酸,她刚才难受的也正是这个原因。李欣然这个突然的行为估计是故意的,张文有两个老婆的事她们也知道,现在来看,这确实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。

????   李欣然见张文两人同时沉默下来,这才正了正色,认真地说:“照理来说,小文这事确实有点荒唐,不过秀秀和敏敏没意见,我一个外人倒不好说什么,只是这种事能包庇得了一时,不见得以后不会被人当把柄用来找麻烦,与其担心,还不如就这样解决,这样你也能名正言顺地娶她们,我可不想看那两个小姑娘闷闷不乐的样子。”

????   “谢谢你了!”

????   张文沉默了一会儿,最后明白李欣然这是为他好,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突然的想法,但他确实需要。家里的女孩子需要他给她们一个婚礼,以后孩子的生活也是一个问题,这样一来,确实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。

????   “真是爱管闲事!”

????   苏蕊嘀咕了一声,心里隐隐不是滋味,但也知道这样对自己的男人有好处,便低下头也不想多说什么。

????   张文三人同时沉默下来,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尴尬。

????   这时一道身影小跑过来,手上还提着两个便当,走近时看见苏蕊顿时愣了一下,但还是很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:“苏县长!”

????   “张秘书,还没下班呀!”

????   苏蕊一看眼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,马上恢复往日温和的微笑,略带玩笑地说:“你们这老板也太没人性了吧!这样剥削你的劳动力,什么时候想告他,就来找我帮忙吧!”

????   “没有的。”

????   张曼莹比起苏蕊两人显得青涩,一样是穿着正式的制服,但她也被眼前两个尤物的美艳弄得不知所措,觉得穿这身衣服有些别扭,在气质上完全不是同个层次。

????   “你也买了宵夜啊!”

????   李欣然看了看张曼莹手里的便当,马上喊来经理把宵夜分发下去给员工们,这才笑眯眯地看着她,略带几分调戏地说:“咱们二老板这秘书不错嘛!工作上配合,生活上也体贴,都快比得上把老婆带在身边了。”

????   张曼莹顿时脸一红。这段时间,她不太敢和张文多说话,因为脑子里总不由自主会想起那天晚上看见的事,那是多么荒唐啊!身为一个现代的女性根本无法理解那种事,即使她心里觉得这穷地方的人,不只一个老婆不算奇怪,但面对这荒诞的关系还是感到别扭,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种畸形的关系。

????   “累了吧?喝点水!”

????   张文帮张曼莹拿了一瓶矿泉水,换来的只是一声有些尴尬的谢谢。

????   张文心里也有点纳闷这丫头最近怎么了?怎么看见他都一副不自在的样子,便回想之前跟她的相处情形,别说占她便宜,就是言语上的调戏都没有,怎么感觉她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?

????   “李姐!”

????   张曼莹还是记得分内的工作,随即整理着凌乱的心思,轻声问道:“客房那边已经整理妥当,所有的房间也都检查过,经理问你们晚上要不要在那住一晚,如果有疏忽的地方也可以指正一下。”

????   “你们怎么说?”

????   李欣然把问题丢给苏蕊和张文,想了一下,说:“反正很晚了,在这住一晚,明天开业倒是省了时间。我和蕊姐都孤家寡人也没差,倒是某人,家里的老婆多,得交代清楚哦!可别让人以为你是在外面花天酒地。”

????   “也好,我也有点累了。”

????   苏蕊悄悄看了张文一眼,马上伸了个懒腰说:“想开车也没精神,晚上就借一下免费的房间!”

????   苏蕊都这么说了,而且刚才那眼神有勾引的意思,眼底的水雾让人心痒难耐!张文马上就打通电话给家里说了一声,点了点头说:“嗯,都这么晚了就别折腾了!叫他们开四间套房,晚上咱们先体会房间的环境。”

????   “四间?”

????   张曼莹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????   “嗯,你今天也休息一下吧!最近忙坏了。”

????   李欣然坏笑了一下,有几分调戏地说:“看人家多关心你呀!不过丫头你睡觉时可得锁好门哦,我怕半夜有人兽性大发跑过去,到时候你就惨了,我们两个弱女子可保护不了你!”

????   “你是说你吧!”

????   张文没好气地瞪了李欣然一眼,心想:我有这么禽兽吗?

????   哪一次和女人Zuo爱不是你情我愿,哪会搞偷袭?倒是李欣然这副嘴脸,怎么看起来比我还淫荡呢?

????   “你太我了,嘿嘿!”

????   李欣然马上哈哈大笑起来,一把搂过苏蕊亲了她一口,笑眯眯地朝张曼莹挤眉弄眼,满脸暧昧地说:“小心点哦,你可是我喜欢的类型!虽然我没办法和你结婚生子,但是绝对会让你欲仙欲死。”

????   “滚啦,都是口水!”

????   苏蕊和李欣然闹惯了倒不觉得有什么,而张文被这大胆的话弄得有点不自在。

????   张曼莹闻言脸一红,聪明地跑了:“我、我去准备房间!”

????   “干嘛调戏人家小姑娘呀!”

????   张文瞪了李欣然一眼,心想:这尤物有点活泼过头了,虽然都已经很熟了,但开这种玩笑,不得不说确实挺勾引人。

????   “又不是你老婆,紧张什么?”

????   李欣然闻言大乐,亲热地拉着苏蕊说:“叫她准备三间就好了,晚上我和蕊姐一起睡,而且还要裸睡,羡慕死你!”

????   “是、是,我羡慕、嫉妒加恨!”

????   张文马上对李欣然做了一个鄙视的表情,反正晚上有这祸害在,也没指望能有艳福,只是苏蕊的打扮实在迷人,说心里不痒那是假的,这会儿恨不得把李欣然打晕丢到一边,她还真碍事!

????   吩咐把宵夜送到房里后,李欣然似乎还不怎么困,起哄说要一起到张文的房间,正好吃宵夜也喝点小酒。

????   张曼莹有些不好意思,推托累了就没去,或许她觉得和张文在一起有些难为情,但这种逃避反而让人觉得没必要。

????   张文三人一起从酒吧出来,李欣然先去上了厕所,只剩下涨文和苏两人,因为还不时有工作人员在走动,张文当然也不敢太放肆,这样的环境下别说亲热一下,就是说话都不敢凑得太近。

????   “小文。”

????   苏蕊一看左右没人,这才拉着张文悄悄地说:“等一下,我们一起灌欣然,把她灌醉。”

????   “怎么了?”

????   张文闻言感到疑惑,最近苏蕊不怎么喝酒,怎么有这种兴致?

????   虽然是嬉闹的一种方式,但想把李欣然灌醉看来有点难。

????   “我想要你。”

????   苏蕊的脸有点红润,闪动的水眸里都是迷人的诱惑,咬着下唇的模样很妖冶。

????   苏蕊媚眼如丝地看了张文一眼,娇滴滴地说:“我们好多天没有那个了,最近我月经刚走,有点想了!”

????   “好!”

????   张文立即兴奋起来,苏蕊这副性感的模样,哪有男人会拒绝?更何况她还这么直接求欢。

????   张文马上瞪大双眼,拍着胸膛,信誓旦旦地说:“看我的,一会儿不是她死就是我亡,所有的电灯泡都是纸老虎,晚上我拚了这条老命,也要先搞定她!然后搞定你!把她彻底灌醉,再把你彻底推倒。”

????   说这话的时候,张文满脸淫笑,还凑过去在苏蕊的脸上亲一下。

????   “小声点!”

????   苏蕊脸红红的,慌张地看了看左右,确定没人,这才娇滴滴地嗔道:“晚上难得有时间,等她醉了以后,我们再……”

????   “是!”

????   张文立刻如小鸡啄米般点着头,看着眼前那娇艳动人的尤物,想到在她身上驰骋的销魂蚀骨,下身已经有点充血,让张文恨不得马上抱一箱白酒,和李欣然拚个你死我活。

????

????

???? 第五章 露骨的话题

????   无良的商家总是杀不尽!原本酒店的最高楼层,是个有些勉强的总统套房搭配四间套房,在设计上比起一般的大酒店也差不到哪里去,甚至很多家具还是特别订制,为的是能突显出品味,在接待贵客的时候也能有点面子。

????   但张文三人上楼后,却被气得脑子都快爆炸,只见好几个经理聚在这一层楼嘁嘁喳喳地讨论,一个个满脸为难,看起来很无奈。细问之下李欣然立刻火大,饶是一向号称脾气极好的张文都气得咬牙,没想到在这时候居然出了问题,硬生生地被坑了一顿呀!

????   原来套房因为面积大,并没有用中央空调,由于眼下电力还不能支撑整栋楼,是因为电厂还无法提供,因此楼上的每间套房都各自配备空调,可问题恰巧就出在这上面。

????   套房的空调都是在市里统一采购,买的都是好的品牌,价格自然不低,而且因为害怕停电,另外还买了两台柴油发电机,在楼下装配好后,决定启动试试看,但这一试却发现电压太高,令四间套房内的空调一起短路。

????   当水电工来检查时,经理们立刻傻眼,才知道这些所谓的大品牌空调,根本就不是原厂原装,全都是乱七八糟拼装的杂牌机,更要命的是,里面的机器都老旧得很,除了外壳是新的外,其他都是快要报废的零件,完全就是个拼凑的垃圾货,根本负荷不了这炎炎夏日需要的运转量。

????   “打电话过去了吗?”

????   张文思索了一会儿,问:“经销商那边怎么说?我要是记得没错,这些可是花了两万多块,你们不是从商场直接购买的吗?”

????   采购经理,这会儿头上都是冷汗,那购买的渠道是朋友介绍,是在一家家电广场直接拿的货,想说在价格上有赚头也就没在意,没想到会出这差错,他早就打电话过去,可是人家翻脸不认账,说卖出去的都是新机器,有凭有据,这根本就不是他们家的东西!

????   “你拿回扣了吧?”

????   张文听完采购经理战战兢兢地解释,立刻眼睛一眯,话里隐隐有点火气。

????   “我、我……”

????   经理“我”了好一会儿,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,立即让张文有些恼怒,很不快地板起脸,怒目圆睁地看着采购经理,皱起眉头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。

????   张文这严肃的样子,大家都第一次见到,在众人的印象中,张文一向温文尔雅,此时生气的眼神,让他们觉得有点陌生也有点害怕,不少人不自觉地低下头。

????   采购经理更是脸色发白,似乎没想到看起来很好说话的老板会板起脸,甚至让他这上了岁数的人,都感觉到一阵胆寒。

????   李欣然在旁边却偷乐着,偷偷掐了苏蕊一下,笑眯眯地说:“没想到,小文居然也有火气。我还以为他是出家人,六根清净了,别的不说,这样子还满帅的。”

????   “别瞎说,看这事怎么处理吧!”

????   苏蕊小声地笑骂一句,眼里不自觉地闪过一丝亮光,心跳也不自觉地加快。

????   男人的魅力有时候不只来自于温柔,张文那愤怒的一面,在苏蕊的眼里变得很阳光,这对她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感觉,而且猛烈得让血液的循环不自觉加快。

????   “马上去采购四部新的空调,赶在明天营业前安装,钱多花点无所谓!”

????   张文思索了一下,也不想在别人面前让采购经理难堪,轻描淡写地说完后,看了看众人,轻声地说:“知道该怎么做吧?”

????   “我、我去买,损失算我的!”

????   采购经理松了一口气,明白就算要硒店面,都要买好一点的回来,虽然这费用会花掉所赚的回扣,但只要不出问题,什么都好!尽管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,但心跳仍觉得跳得非常快,眼前这个比他小那么多岁的男孩,给人的压迫感太强裂,而且什么话都不说反而让人更难受,甚至不敢狡辩,那种强烈的压抑很难用言语形容。

????   好在总统套房没发生问题,因为这边的空调是度假村在采购空调时多买的,而张曼莹早就跑到楼下的客房和女服务生挤。

????   张文三人商量了一下,最后决定在总统套房住一晚,反正有四间房间,怎么睡都行。

????   虽然房间面积很难将此称为总统套房,不过对张文三人来说还算宽敞,光一间客厅就很豪华。张文三人刚进房,李欣然立刻嘿嘿地一笑,朝张文挤眉弄眼地说:“小文,看不出来,你这种人居然还有火气。”

????   “这很正常,谁没有呀?”

????   张文倒不在意李欣然的调侃,摇了摇头说:“算了,反正把这损失算在他头上就好,又没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,没必要计较那么多,再说明天就要开业了,还是别惹出那么多乱子。”

????   “你倒是心胸够宽大!”

????   李欣然眼睛微眯,冷哼了一声,说:“这件事你都这么说了,我就不说什么,不过明天我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敢坑我们,姑奶奶让人封了他的店,不让他大出血,我吓不下这口气!”

????   “随便你。”

????   张文伸了个懒腰,对苏蕊递了个眼神,说:“我先去洗澡,你也催一下,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