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117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-渔港春夜 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

渔港春夜

第117bet36最新体育官网_bet36体育娱乐官网_bet36大陆备用网址

棺材里的笑声2016-7-24 16:25:20Ctrl+D 收藏本站

  “麻烦您了!”

????   李欣然虽然大剌剌的,但也是很有礼貌,尤其是陈伯那朴实的感觉,就像是书里描绘的渔翁一样,让她觉得倍有亲切感。

????   “等等!”

????   陈伯一看苏蕊和李欣然要走了,赶紧追上来气喘吁吁地说:“还有东西没拿呢!”

????   “东西?”

????   苏蕊疑惑地问了一句,和李欣然互看了一眼,都觉得有些奇怪。

????   两人随身的东西都带着呀,似乎没有落下的。

????   “嗯,是小文要给你们的丨”陈伯一边说着,一边指着船头的一堆小罐子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都是一些咱们乡下的粗菜,罐子多了,我一个人也拿不了。”

????   “这样呀!”

????   李欣然想起美味的桑梓酒、开胃的咸菜和粗糙中带着芬芳的野菜,马上眉开眼笑地说:“看不出这铁公鸡还有拔毛的时候,我不过随口说说,他就记得了。”

????   “你就别老说他是铁公鸡了,我看不出他有你说的那么小气!”

????   苏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,眼睛只是稍稍地一眯,一群马屁精立刻冲上去搬东西了,这些人察言观色的本领是唯一让人不讨厌的,即使这时候个个西装革履,也不敢去计较罐子上的泥土,一个个把罐子小心翼翼抱在怀里,仿佛抱的不是食物而是祖宗的骨灰一样。

????   只见后车箱被装得满满的,苏蕊和李欣然客气地和陈伯告别几句后,就径直地上了车。

????   一上车,李欣然就难掩高兴地说:“蕊姐,我觉得那些东西真不错,等回省城的时候,我带一点回去给大家尝尝,尤其是那些野菜,现在城里想吃都找不到!”

????   秘书闻言眼睛微微地一眯,司机虽然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不过苏蕊还是察觉出他们虽然一脸的不在乎,但却是在认真地偷听两人的谈话。这两个人都是下放后,县里安排到自己身边的人,看样子似乎是有人在向他们打听着什么。

????   也难怪县里的这些头头们会那么地三八,毕竟眼下苏蕊在这绝对是一言九鼎,后台硬得没人敢在背后搞小动作,但谁心里都清楚,这个县长镀完金后就会高升,到时候一罢手的宝座就是个香饽饽了。这段时间谁要是表现好的话,没准人家临走丢一句话就能让你平步青云,稳稳地成为下一任的掌权者。

????   更何况最近有小消息在流传,这个县长的好友也是后台极硬的角色,在背景上也不逊色于她,更有人打听到两人的老公都是省里的实权派人物,如果能在这段期间和她们把关系弄好的话,相信对于以后的仕途也会有极大的帮助。

????  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所有人都格外地关注两人的动向,献殷勤的、拍马屁的都得先排着队等机会,可所有人费尽心思地想讨好巴结苏蕊,苏蕊就是油盐不进、水火不侵,对谁都不会太靠近,甚至还有一点疏远。除了工作外,其余的时间几乎全在办公室或家里,而她一低调,其他人自然不敢贸然地前去打扰。

????   而李欣然一来则是窝在家里玩电脑,别说和这些人接触了,就连出去玩的次数都有限,而且每次都只和苏蕊结伴,这样一来根本连认识的机会都找不到,你总不能莫名其妙地敲开门去奉承人家吧!太唐突的话,没准会偷鸡不成蚀把米,所以这个主也不太好靠近。

????   关键是苏蕊和李欣然来这边后似乎不想交朋处友,除了偶尔买点日常用品外,也很少出门,况且她们出去买点衣服、办点私事总不能死皮赖脸地跟着吧!也看不出她们有什么特别的喜好,一些想采取迂回战术的家伙也倍感无奈。谁都想巴结上点关系,但照这个情况来看几乎是无从下手。

????   苏蕊在手下的面前,立刻恢复女强人的作风,感觉在村子时略有迟钝的脑子也活络起来,只是稍稍地一转就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算盘,不由得微微地瞪了李欣然一眼,似乎责怪她话说得太快了。

????   李欣然感到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脑袋,不过她虽然大剌剌的,却也不傻,灵敏地察觉到司机一直从后视镜往后看,秘书上车后也没像往日一样喋喋不休地汇报工作,立刻明白苏蕊眼里的意思。

????   苏蕊明白自己的情况,眼下不管出门干什么事,都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。虽说没有恶意,但被人过分地关注还是有点恼怒,谁不清楚这些人打的是什么心思,只要自己稍微对什么东西表现出兴趣的话,那送礼迎合的人肯定就来一大堆,打从心底来讲,苏蕊有点厌恶这种虚伪。

????   这次莫名其妙地出去考察,又莫名其妙地丢下随行的人跑到朋友家,不仅玩了I夜,还到第二天晚上才回来。这在头头们的心里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,如果说他们不会琢磨点小心思的话才怪。

????   苏蕊本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麻烦,隐隐也不愿去打扰到那一片清静的乐土。不过照眼下的情况来看,就算自己想隐瞒也是不太可能的事,毕竟这些土生土长的地头蛇有的是办法打听。这种小事在他们眼里会变得很复杂,因为他们会尽一切能力找到任何有价值的地方。

????   李欣然也明白这些官场上的事,而话说得太快令她有点后悔了,眼含歉意地看了苏蕊一眼。这段时间,李欣然也看过那些巴结的人像苍蝇似地烦人,当然知道苏蕊在担心什么事。

????   车内顿时异常地安静,气氛尴尬得有些过头了。苏蕊一直在低头沉吟着,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,看着李欣然笑咪咪地问:“对了,小文不是说刘胖子有带茶叶给我,他有没有拿给你呀?”

????   “好像,没有吧……”

????   李欣然有点反应不过来,不明白为什么苏蕊会主动地提起这些避之唯恐不及的事,甚至直接把张文的名字点出来,难道她就不怕苍蝇们一闻到味道,马上疯狂地凑上来吗?

????   “这家伙,真够抠的!”

????   苏蕊嫣然地笑了笑,用很随和又显得亲密的语气说:

????   “我看他是又想占我便宜了,不过他这次去省城待了那么多天,也不知道那死胖子有没有说我的坏话,他这家伙最喜欢在背后损人了。”

????   “他敢,就打死、踢死、揍死、掐死!”

????   李欣然做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,看着苏蕊竟然把话说得那么亲密,顿时有些想不明白了。她跟张文明明才刚认识不久,为什么她的语气似乎是在说一个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?

????   “嗯,下次再去剥削他吧。”

????   苏蕊笑了笑没说什么,使了个眼神给李欣然,示意她别问那么多,就马上朝秘书问着县里的一些公务。

????   李欣然眼里亮光一闪,也不再说话了,虽然心里多少有点疑惑,不过还是没问出来,她想不明白苏蕊心里在想什么,难道不知道这话一说,那群马屁精就会活跃起来,接着就像苍蝇一样地去烦别人了吗?

????   苏蕊谈笑间已经没有刚才的随和,马上恢复领导的派头,面对手下时很自然地就换上居高临下的口吻,不过她也是在疑惑自己刚才的想法,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!

????   苏蕊心里清楚地知道,一旦自己有个关系要好的朋友在这里的话,那些头头巴结不了自己就会掉转箭头去巴结他。这对自己虽然是件烦恼的事,但在普通人的身上却是连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。刚才头疼的时候,突然想起两人交谈的场景,包括张文漫不经心地说着他的困难。

????   虽然张文看起来很不在意,也没有求自己办事的意思,但苏蕊清楚地知道,他要真没这个心思也不会把话说出口了,毕竟张文现在还处在创业的初期,各式各样的难题绝对不在少数。

????  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苏蕊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,也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有种不想让他太累的想法,所以才会落落大方地把和张文的关系说成像老朋友一样,这样一来这些地头蛇肯定会去攀关系、拉家常,圆滑的他们会解决掉很多自己不好出面的问题。

????   也就是这样,苏蕊才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正常,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去为别人着想呢?年轻人创业,苦点、累点是正常的,再说了,这社会上有的是更惨的人!可自己干嘛没事去操别人家的心?和这男孩才刚认识不说,而且还非亲非故的不是很熟悉,为什么她会去在意别人的难处呢?

????   苏蕊百思不得其解,但也有些害怕这种很久没有出现过的体贴了。家族的压力、家庭的畸形,一切都已经让她的心变得越来越冷漠了,像刚才那种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,这种情况诡异得连苏蕊都不敢去想象原因。

????   一路上,苏蕊虽然心事重重,不过在严肃的外表下也没人察觉到。司机将两人送回到宿舍后就着急地走了,看样子虽然淡定,但谁都猜得出他和秘书马上会把听到的话和别人汇报!

????   苏蕊看着他们脸上的喜色,不由得冷笑了一声,身边跟着这样的人,有时候感觉真不舒服。

????   宿舍虽说是八十年代的老建筑了,不过胜就胜在环境很好,清静的起居生活,小区里到处都是盛开的花和参天的大树,光是空气就比起所谓的高级社区强了百倍。

????   苏蕊住的是一间两居室,地方不大但收拾得很干净。老房子只是稍微地装修一下,但格局也算不错,简单的家具、家电,半点奢华的影子都没有,擓放得很随性,不过也可以看出主人的品味也不错。

????   客厅里除了沙发、电视之类的常见品外,最引人注目的是三面墙上高高的书架。密密麻麻地摆满中外各种领域的书籍,有别于其他人附庸风雅的摆设,这儿的每一本书都显得有些老旧,甚至不少都还夹着翻看到一半的书签,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些知识的源泉并不是用来作为炫耀的摆设,而是作为精神的食粮被主人享用着。

????   “累死我了!”

????   李欣然一进门就倒在沙发上,懒濑地打了个哈欠后,伸了个懒腰,可惜这时屋内没有别的男人在,否则一看到她S形曲线的美态,肯定会口水直流。

????   “你看一会儿电视,我去洗澡。”

????   苏蕊明显感觉有些心不在焉,和刚才在车上时的侃侃而谈完全不一样,这会儿秀美的脸上写满了茫然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。

????   “奇奇怪怪的!”

????   李欣然不由得嘀咕了一声,总感觉今天这个总是很优雅、沉稳的密友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,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,郁闷了一会儿后突然狡黠地笑了笑,看了看浴室里那道婀娜美妙的倩影缓慢地脱下一件件的衣物,立刻露出有几分下流的淫笑。

????   李欣然嘿嘿地一乐,捣着嘴悄悄地走到浴室前,见门并没有关紧,心里也有点纳闷。平常苏蕊会很注意这些小细节,虽说不是什么大事,但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出现一点失误,哪怕是这种生活中无关紧要的迷糊都不会,今天她到底怎么了?

????   “美女,我来啦!”

????   李欣然蹑手蹑脚地抓住门把,猛然一把将门拉开后,很大声地喊了一下,用一副好色的表情看着室内让人眼睛一亮的春景。

????   温热的水流带着水蒸气从莲蓬头喷洒而下,淋在了一具美妙动人的玉体上,溅起的水花宛如轻盈的雾气一样梦幻,在水蒸气的包围下让这本就美丽的曲线显得更加地诱人。

????   此时苏蕊一丝不挂地冲洗着动人的身体,可是只见她的头发全湿了,却没有半点用洗发精清洗过的痕迹,从空洞的眼神来看明显还在想着心事。

????   柔顺的黑发被水打湿后,凌乱地贴在白晰无瑕的肌虏上,两者互相蟫映着吏有一种视觉上强烈的美感。胸前一对美丽的Ru房圆润饱满,虽说不是特别吓人的凶器,但胜在形态特别地美丽,看起来格外地有弹性。小小的|乳头红中带粉,嫩得就像是二八年华的少女一样,|乳晕也不大,搭配起来更是完美。

????   平坦的小腹看不到半点的赘肉,匀称的美腿又长又细特别地迷人,再加上圆润的臀部挺翘得让人目瞪口呆,明显可以看出她是个喜爱运动的人,身材既有成熟女人的丰腴和魅力,又不失少女那种娇美和弹性的视觉冲击,美妙的曲线虽然找不出哪里有特别突出的惊艳,但也让人看不出有任何瑕疵。

????   “呃?”

????   苏蕊从茫然中稍稍地一回神,或许也是习惯李欣然这喜欢玩闹的作风,看了她一眼后又是有些木讷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????   “你丢魂啦?”

????   李欣然觉得有些郁闷,不过眼见密友动人的身体还是玩兴大起,用一副好色到极点的表情,笑咪咪地说:“小蕊蕊,我来伺候你洗澡好不好?”

????   “随便你!”

????   苏蕊使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,都想挖开脑袋看看自己在迷糊什么,为什么一直安静的心现在感觉很不安分?似乎总有什么东西在惦记着,但又不知道自己在惦记什么。

????   “美人,我来了!”

????   李欣然色色地一笑,马上不客气地脱掉身上的衣服,在一片白色的晃动下,没一会儿她也一丝不挂了,狂野性感的身材让即使心不在焉的苏蕊都不禁看得有些恍神,不由得感慨眼前这个尤物真是性感得男女通杀了。

????   和苏蕊身材的匀称以及气质高雅不同,李欣然的身材高挑而又特别地妖娆,几乎每一寸肌肤都在散发着让人心跳加快的诱惑。C罩杯的Ru房又大又圆,但却连一点下垂的迹象都没有,宛如两颗粉嫩的水蜜桃一样挺翘,蛮蛇小腰虽说纤细但又有一种动感的结实,美臀也因为运动的关系,又翘又实充满了弹性,形状漂亮得像是满月一样。

????   每一个部位都显示出一种完美的动感,不管是Ru房的尺寸还是臀部的形状都十分标致。肌肤也是吹弹可破的细腻,从比例上就能一眼看出她是个特别喜欢运动的人,浑身上下丝毫没有半点赘肉,劲爆的身材给人的感觉是又结实又充满了狂野的诱惑。

????   即使是是身为女人的苏蕊,这时也不由得有些嫉妒,她羡慕地说:“你的身材越来越好了,好像胸部又大了一些。”

????   “嘿嘿,谁知道呢?”

????   李欣然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,若无其事地揉了揉一对能让男人发疯的美|乳,看着Ru房晃动反而有些不乐意地说:“鬼知道它会长这么大,害我每次去跑步还是出去玩,都觉得负担很重。”

????   苏蕊一听不由得咯咯地笑了起来,这个像妹妹的密友还真是很有意思。别的女人谁不希望自己的身材是让男人疯狂的魔鬼曲线?最好再来个人间凶器更是完美,可她一嫌自己个子太高挑,二嫌Ru房太大,这要是被身材不好的女人听到,估计会恨得想把她大卸八块。

????   “我帮你抹沐浴露!”

????   李欣然色眯眯地一笑,手里接了一些润滑的沐浴露就要去摸苏蕊的Ru房,此时她还是这么地活泼,活泼得能让人也跟着放松下来。

????   “谁要呀,你老是乱摸!”

????   苏蕊嘻笑着躲开了,这会儿和她一闹,倒没那么烦躁了。

????   “没事啦!”

????   李欣然一边说着,一边贴到苏蕊身边,双手迫不及待地摸到她的Ru房上。弹性十足的Ru房让李欣然爱不释手地捏了几下,本就滑嫩的肌肤碰上沐浴露后更是光滑,滑得就像是最上等的丝绸。

????   “好漂亮哦!”

????   李欣然玩着苏蕊的一对Ru房,不由得感慨着手上传来的丰满和弹性,摸了几下后语气突然温柔,轻声地说:“蕊姐,我好久没和你一起洗了吧!”

????   “嗯……”

????   苏蕊也不再和李欣然闹了,任由李欣然殷勤地把自己的身子摸了个遍,涂抹上带着香气的沐浴露。即使是女孩子的手在抚摸,不过也让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,呼吸间的节奏开始有些发乱,娇俏的容颜慢慢地爬上一抹动人的红晕。

????   李欣然像是在爱护一件宝贝一样,仔细地清洗着苏蕊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冲去泡沫后让苏蕊坐在一张小凳子上,自己跪在她身后为她清洗着一头美丽的长发,一边洗,一边啧啧地赞叹着:“蕊姐,你的头发真漂亮,长了以后可以弄好多的发型。”

????   “是吗,我没什么感觉呀。”

????   苏蕊一副很自然的样子,似乎也习惯这种亲密得有些暧昧的动作,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,一脸享受的样子。

????   两人毫不避讳地将身体洗完后,苏蕊在擦头发时,李欣然已经穿上一套性感的蕾丝内衣,正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美丽的身材。。苏蕊一看不由得调侃地说:“好了你,就算身材好也别在我面前炫耀了!”

????   “嫉妒了!”

????   李欣然咯咯地乐了起来,看着苏蕊的眼神不再调皮,反而变得温柔。虽说她的身材很劲爆、性感,但苏蕊标准的比例也是美得让人挑不出缺点。

????   舒服的一个热水澡,享受着沐浴过后的清爽,再配上两杯无比清凉的果汁,生活就变得轻松而又无比舒服。

????   不过两间房里,一间是苏蕊的书房兼办公的地方,这几天两人都挤在同一张床上睡觉,这会儿两人也累了,没精神看电视,刚洗完澡就早早地进了房间。

????   房内的装饰很符合苏蕊沉稳娴静的性格,淡蓝色的主色调显得十分地安宁。

????   只不过房里的洋娃娃、卡通类的一些摆设让人有些侧目,一点端庄高贵的感觉都没有,反而像是个怀春少女。可爱、简单是这间房间主要的风格,一点都看不出身为一个掌权者该有的严肃,也没半点衬托品味的摆设。

????   拉上了窗帘,打开了空调,将房间的灯光调成很温馨的淡蓝色,一切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,这时候李欣然已经大剌剌地倒在柔软的床上,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后,禁不住好奇地问:“蕊姐,你刚才干嘛要当着秘书的面提起张文这小子呀,难道你不知道这样苍蝇就会开始去烦他吗?”

????   苏蕊正忙着查看电话留言,这会儿一听李欣然漫不经心的话,顿时浑身像触电般地颤了一下,但短暂的不自然只是一闪而过,马上她又恢复正常,眼珠子一转,用略带玩笑的口气说:“没什么呀,反正你提都提了,他们肯定也会去打听,那还不如趁这机会打发掉那群苍蝇,能打发掉他们,你不觉得是件好事吗?”

????   “有道理!”

????   李欣然赞同地点了点头,想起那一张张恶心的嘴脸,那种让人反感的献媚,马上“旺”了一下,说:“一个个装得像孝顺儿子,要不是姑奶奶没生过孩子的话,我还真怀疑这些老头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了。”

????   虽然李欣然无心说出这些话,不过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,空气里原本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僵硬。尽管都知道是在开玩笑,但两人的情况几乎是一模一样,嫁了这种丈夫别说守活寡了,就是连做母亲的权利都没有。

????   年轻的时候还不在意,可现在年近三十岁了,这就变成了一个让人焦鳔不安的问题。母性是每个女人不可能避免的天性,每当看着别的女人挽着丈夫、抱着孩子时,那幸福的表情和洋溢出的母爱,两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嫉妒,但嫉妒过后却都是无奈的痛苦!

????   生长在权势滔天而又传统的家庭里,离婚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,为了稳固关系,这种想法甚至连萌芽的机会都不可能,而且即使你有怨气也不能被人看出来,不仅要装出一副恩恩爱爱的样子,还要违心地为自己平坦的肚子编造事业要紧之类的破借口,一切的一切,畸形得让人有些无法喘息了,这根本不是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。

????   “蕊姐!”

????   李欣然也是倍感无力,饶是一向开朗活泼的她,也不由得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。虽然天性使然让她能稍微看开一点,但每次一面对这个现实,还是让人无比哀怨。

????   苏蕊脸上满是惆怅的无奈,苦笑了一声后放下手里的工作,也躺到床上。这时她身上只有一件真丝的蕾丝睡裙,里面根本没穿内衣,小小的|乳头隔着轻薄的衣服凸显出来,显得随意但却有种若隐若现的诱惑。

????   “然然!”

????   苏蕊的口吻突然变得亲密起来,转头看了看李欣然后眼里隐隐有了一种渴望,轻声地说:“要我抱吗?”

????   “嗯……”

????   李欣然不假思索就点了点头,满脸迷恋地钻到苏蕊的怀里,紧紧地贴着她温热的身体,一边撒娇地扭着头,一边喃喃地说:“然然还想吃奶!”

????   “嗯……”

????   苏蕊面露温和的疼爱,手轻轻地摸到李欣然的背后一按,李欣然的内衣扣子立刻就弹开,随手丢到一边后,一对浑圆的Ru房立刻不安分地跳出来,美丽的浑圆和雪白的|乳肉让人心神都为之一颤。

????   李欣然的脸有些发红,浑身也渐渐地热了起来,她也不客气地伸手去脱苏蕊的睡裙,小心翼翼的动作让人觉得她是在爱护什么宝贝一样,手指的动作都显得很细心,似乎是在害怕自己的指甲会伤害到苏蕊吹弹可破的肌肤。

????

????

???? 第三章 香艳的角色扮演

????   即使刚才洗澡的时候也赤裸相见,即使彼此都看过对方的身体不知道多少次了,但当所有的遮羞物掉到地板上时,两女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快起来!

????   苏蕊眼里闪过一点点的难为情,不过眼中又浮现出一种异样而又性感的水雾,目光无法控制地在李欣然性感的身体上来回地游走着。

????   “妈妈……”

????   李欣然一改调皮活泼的样子,突然变得乖巧而又单纯,面对着苏蕊的时候,眼神突然变得很依恋,柔和得像是一个在撒娇的小女孩,喊出的话更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。

????   “乖!”

????   苏蕊先是有些

评论列表: